第四章春风青云(16/111)

早会结束后,我和金沙公爵被传召觐见。于是,我第二次走进了嘉修陛下的书房。昨晚,我是一个比亚雷尔的落难王子,现在我的身份却是蒙思顿皇帝陛下亲自册封的比亚雷尔公爵。不过,我的心中依旧没有丝毫的欣喜。除了一个空洞的头衔以外,我依然一无所有。或许,还有一个关于镜月公主的承诺,就象当年将自己的女儿下嫁比亚雷尔一般。只是一笔交易,而我却连那个女人的名字也是第一回听到。“修岚,昨晚你和金沙公爵出宫后遇到刺客的袭击?”“是,陛下。”我回答说,心中一点也不惊讶嘉修陛下会知道这件事情。嘉修陛下的眼中闪烁着一道森冷的寒光,显然刺客几近于向他挑衅的行为将蒙思顿的皇帝激怒。“金沙公爵,刺客袭击的目标是你?”“是的,陛下。”金沙公爵沉声回答:“露面的三名刺客中只逃脱一人,另外两人中一个被臣击毙,另一个服毒自尽。”“你认为是谁干的?”金沙公爵沉吟道:“或许是黑旗团的余孽?”嘉修陛下冷笑道:“你真的这么想?”金沙公爵苦笑说:“虽然臣也不相信黑旗团余孽有这样的实力和胆子在帝都行刺臣,可是臣除此以外并无仇家,也实在想不出还有谁要谋害臣?”嘉修陛下徐徐道:“也许是有人认为你的存在妨碍了他?”金沙公爵一震道:“臣只知道效忠陛下与帝国,从来没有想过会妨碍谁?”“不用解释了,金沙公爵。”嘉修陛下摆摆手,神色平静的道:“我知道私下你是封疆四公中唯一支持欧特的人,因为他毕竟是我的长子,又得到圣殿的辅助。但是,有人会不高兴。”金沙公爵连忙单膝跪地道:“臣只效忠陛下一人,若陛下百年后臣也只效忠陛下传位的皇子。”嘉修陛下微笑道:“起来吧,你的忠诚我从来没有怀疑过,所以你不必害怕。我只是想知道,究竟是谁要刺杀你?要知道这个人必然是得知了你昨晚入宫的消息才能如此从容精心的布局,还险些得逞。”金沙公爵微微松了口气,以他的身份和桀骜在嘉修陛下面前依旧恭敬低调,不敢有半点闪失。“修岚,你知道为什么我这么看重这件事情,除了金沙公爵是我的重臣和皇储之争外,还有一个原因是什么?”面对嘉修陛下突然的提问,我镇定的回答道:“陛下的皇宫里有内奸。”“不错!”嘉修陛下眸中闪过一缕精光,冷冷道:“欧特是不会向金沙公爵下手的,而且昨晚他一直陪我到很晚,根本没有机会把消息传递出去。除非是皇宫里有别人这么做了走势图分析,这个人我一定要找出来走势图分析,否则以后我别想安稳的睡觉。”金沙公爵的脸上出现了坚毅之色走势图分析,沉声道:“无论他是谁,想要杀死臣,臣可以不计较;但是若妄图动陛下一根手指头,臣发誓将他碎尸万段!”嘉修陛下却微微笑了起来,只是笑容中透着一丝阴森:“先是德博将军和修岚在红石城遭遇刺客,然后是黑旗团明目张胆的袭击,昨晚又是在我的眼皮底下要刺杀帝国重臣,也许是出自同一个人的手笔,也许不是,终究是有人按耐不住寂寞想来考验我是否老朽了?”他的目光投向我和金沙公爵,语气又变的和蔼,道:“你们放心,我已经命人彻查,一定会叫这件事情水落石出,看看究竟是谁在背后搞鬼?”我心中冷笑,无论嘉修陛下是否真的能够查出幕后的那个人是谁,这件事情最后唯一真正得益的人必定是欧特皇子。至于亚丁和马斯廷两位殿下,现在最好企求嘉修陛下没有怀疑到他们头上。“修岚,从今天起你就是蒙思顿帝国的比亚雷尔公爵,我将在圣殿城中的一处行苑赠送予你,作为你今后的府邸。至于仆人和侍女,行苑中本有配备我也一起送给你,如果你还有不满意的地方尽管向我提出。”我的心中一怔,一国皇帝将自己的行苑赐予臣属几乎是不曾听闻的事情,何况我只是一个初来乍到异国王子?嘉修陛下表面上一再的向我示好,究竟有什么样的用意?或许这绝对不是用他欣赏我可以解释,但如果说要利用我,我又有什么利用价值?我只不过是修岚,从前是一个善良懦弱的比亚雷尔王子。虽然现在我的形象因为失忆后的转变而在别人眼里发生变化,但比起金沙公爵等人依旧远有不如。我淡淡的回答道:“我已经很满意了,陛下。”嘉修陛下感慨的说:“眼下我也只能为你做这么多,我把自己最钟爱的孙女也许配给你其实也是为了补偿我不能亲自出兵为你复国的遗憾。但是,修岚,从昨晚我见你第一面起我就知道你绝对不是传言中的那种人。那样的修岚只会令我看轻,你知道为什么?”我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徐徐道:“只要了解陛下是什么样的人, 河北11选5投注技巧就会明白为什么。”嘉修陛下哈哈一笑, 河北11选5走势图赞赏的道:“虽然你比我小了整整五十岁, 河北11选5彩票网却更加象我的知己。你很少开口却从不废话, 河北11选5彩票平台和你这样的人聊天真是一种享受。”他舒适的坐在椅子里,继续悠然说道:“有人说你是因为失忆才变成今天的模样,如果是真的,我看还要感谢那个将你刺成重伤的人。修岚,我相信你一定会收复比亚雷尔,即使没有我的帮助也一定可以。不过,你必须答应我一定要好好珍惜镜月公主,她是除了你以外我最喜欢和欣赏的晚辈。”我淡然回答道:“或许镜月公主并不愿意嫁给我。”“她会的,”嘉修陛下微笑说:“我有这个信心。至于你的那些旧臣依旧归你统领,他们的封赏我会让人另外安排。再有就是按照帝国的惯例,象你这样身份的公爵可以配备500银甲卫士作为扈从,我已经让欧特替你安排了。”“谢陛下。”“今天我们就聊到这儿吧,”嘉修陛下苦笑说:“过一会我还必须会见几个小国的使节。修岚,明天下午我会派人来接你,你陪我去水镜湖钓鱼吧。”“是,陛下。”我和金沙公爵站起身,施礼退出书房。当我们刚走到书房门口,却听见嘉修扬声道:“金沙公爵!”“陛下?”金沙公爵赶紧回声道。“记住,对外不要透露刚才我们交谈的内容,即使是对欧特也不可以。”“是,陛下!”嘉修陛下忽然流露出关切之色,又轻声道:“你自己在帝都的日子里要小心,尤其留意别人的暗算。我不想失去一个象你这样的忠贞重臣。”金沙公爵感动的道:“谢陛下,臣一定保着有用之躯为陛下和帝国誓死尽忠!”“修岚,你也多小心。”我点点头,嘉修陛下轻轻挥手道:“去吧。”我和金沙公爵离开书房,走出一段后金沙公爵才低声道:“修岚王子,说一句老实话,现在连我都有些嫉妒你了。我侍奉陛下将近三十年,还从来没有见过他如此喜欢一个人。”我淡淡道:“或许从现在开始你应该称呼我修岚公爵了,金沙公爵。”金沙公爵一怔,继而笑道:“不错,你已经是比亚雷尔公爵了。”我微微一笑,却蓦然心有所感,回头。一名身穿湖蓝色云裳的少女正从我刚才经过的走廊上飘然走向嘉修陛下的书房。我只看到了她的背影,但是内心涌起莫名的震动。这是我见过的最美丽的背影,走势图分析那种高贵典雅的气质和绝世无双的风姿,即使是夕兰大陆最伟大的画家也难以用画笔描绘。虽然没有见到她的容貌,可是一种奇怪的直觉却告诉我,这个背影的主人必定拥有惊世绝俗的美丽和丰姿。似乎感应到我的视线,那个绝美的背影微微一顿却没有回头,消失在走廊的尽头。“她就是镜月公主,号称蒙思顿甚至是大陆的第一美女。”金沙公爵这才缓缓说道:“她是圣殿宫近百年以来唯一被宫主收纳的皇室弟子,也是唯一在十八岁就能走出圣殿宫的传人。”圣殿宫!我的心中升腾起莫名的寒意,没有想到这么快就遇到了它的传人,甚至可能成为我的妻子。宿命,究竟为我安排了什么?而我,又该如何改变与面对?回到金沙公爵的别府用完午饭,罗伊兴奋的冲进客厅叫道:“主人,内务府的温里特大人在外面等候您去接收嘉修陛下的行苑。”德博愕然道:“这么快,我还以为至少要等陛下的七十寿诞过后呢。”翡雅兴奋的叫道:“好啊,我们一起去参观修岚的新府邸吧!”众人纷纷起身走出客厅,身穿伯爵华服的内务府总管温里特一脸笑容的迎上我道:“修岚公爵,陛下命我请您去接收行苑。”德博问道:“温里特大人,行苑里的东西不需要腾空吗?”温里特微笑道:“陛下吩咐,除了皇室专用的物品和陛下尤为钟爱的一些私人器皿外其余的东西全部转赠修岚公爵。所以,行苑用了半个上午就整理完毕,修岚公爵可以随时入住。”一行人在众多银甲卫士的簇拥下浩浩荡荡穿越过半个城区,嘉修皇帝在圣殿城中的行苑赫然出现在我们的面前。行苑坐落在城北一座名叫“叠翠丘”的小山丘上,四周绿树成荫,清幽雅致。在行苑的门前牌匾上烫金的字体镌刻着“叠翠苑”。走进行苑,众人更是为其中精致秀丽的景观迷醉。虽然气势上无法和皇宫相比,但一草一木,一砖一石无不匠心独具。最令人叫绝的是站在行苑后花园的“揽镜亭”中可将风景如画的水镜湖俯瞰眼底,天气晴朗时甚至可以望见湖光山色中遥遥伫立的圣殿岛。温里特伯爵驾轻就熟的引导众人在苑中走马观花的参观了一遍,每到一处总会引起众人对周围美景的由衷赞叹。金沙公爵是除了温里特伯爵外唯一进入过叠翠苑的人,但以前都是陪同嘉修陛下,根本没有闲情逸致来欣赏苑中景色,如今也不禁看的赞赏不绝。德博更是眼红道:“修岚公爵,不管怎么说你也应该为我留一间面向水镜湖的客房,我今后再到帝都便住在这儿了。”翡雅哼了一声道:“哪里轮的到你,总该先让我选一间吧。”金沙公爵望着一对儿女苦笑道:“听你们的口气好象这行苑是你们的一般。”我若无其事的道:“没有关系,我只要一间屋子就够了。”我不需要享受,我唯一的享受就是体验征服的乐趣。虽然叠翠苑的风景令所有人陶醉,可是我却丝毫不感兴趣。或许,我更加喜欢在夜晚的时候,一个人孤独的伫立在“揽镜亭”中,望着远处的湖水,俯瞰号称人类圣道守护者的圣殿宫。忽然听见希菡雅惊喜的声音道:“快看,这儿的荷花池里有金鱼。”温里特伯爵闻言笑道:“这些金鱼都是由沙达尔王国进贡的珍品,在整个夕兰大陆都算是稀世之物。”一圈下来办完交接手续,众人都有些累了。温里特伯爵首先起身告辞,我和金沙公爵、德博三人坐在书房里品着香茶休息。金沙公爵感慨的道:“真是没有想到,陛下竟然将叠翠苑也送给你,起先我本以为会是圣殿城中的另外两处行苑之一。”德博羡慕的道:“有这么一座漂亮的府邸,还用发愁美女不愿登门吗?”金沙公爵怒道:“你的脑袋里除了这些能不能用来思考点别的?”“别的?”德博一怔问道:“别的什么?”金沙公爵气的不理他,喝了一口茶沉吟片刻道:“修岚公爵,有一件事情我想拜托你。”我淡然道:“你和我说话似乎不必用拜托这么刺耳的字眼。”金沙公爵苦笑道:“但是这件事情却只有拜托公爵你了。”德博奇怪道:“父亲,是什么事情?我不能替你做么?”金沙公爵哼道:“你妹妹的终生大事你能替她做吗?”德博目瞪口呆,我心中也是一怔。金沙公爵叹了一口气道:“我看的出,翡雅爱上了你,修岚公爵。在你失踪的一个月中她每天魂不守舍,连笑容也不见了。可是你一回来她就恢复了以前的样子,甚至比以前更加快乐。虽然她没有和我说起,但我知道翡雅已经离不开你。所以,修岚公爵,如果你觉得翡雅不会令你蒙羞,我想拜托你在今后的日子里替我照料她。”我有些茫然,照料一个女人?为什么要我来照料?我习惯于孤独,女人只是我的财产和尤物。我享受征服女人时候的快乐,享受她们在我鞭挞下婉转嘤咛的啼呼。但是从来没有想到要照料一个女人。金沙公爵苦笑说:“我知道这么说可能令公爵你为难,其实我只是希望如果翡雅希望留在你的身边,你可以接纳她,不要赶她走。”我轻轻哼了一声,脑海中忽然浮现起翡雅清纯娇艳的面容。不知道为什么,我蓦然感觉一阵茫然,低声道:“我已经接纳她了,你不必担心她会离开,我会让她永远留在我的身边。”是的,永远留在我的身边,不能背叛我,更不能离开我。因为她是我的女人,我的财产。永远都是。金沙公爵松了一口气,微微笑道:“有修岚公爵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我虽然有三个儿子,却只有这么一个女儿,自然疼爱的多些。”德博兴奋的道:“太好了,修岚公爵,今后我们便是一家人了。”我没有说话,心中思索为什么金沙公爵突然将翡雅拜托给我。或许他是出于女儿幸福的考虑,或许他和嘉修陛下一样,是为了拉拢我或别有用意。我相信他很早就知道翡雅和我的事情,只是一直装做糊涂。因为如果我还是一个落难的比亚雷尔王子,他是绝对不会答应把翡雅交给我,即使翡雅再爱我也不可能。但从昨天开始,形势已经不同。我不再是象丧家之犬的修岚王子,而是蒙思顿的比亚雷尔公爵。得到嘉修陛下的欣赏,甚至将自己的行苑也赠送给我,而且许诺在我复国后将最钟爱的孙女镜月公主嫁给我。这些,使得金沙公爵意识到我的价值。金沙公爵注视自己的儿子,徐徐道:“德博,有一件事情我必须提醒你。帝都不比红石城,在圣殿城的日子里你要随时小心,最好少去妓院,更不要去勾引那些贵族少女。”德博嘿嘿一笑道:“我明白,父亲。不过昨晚的刺客是否有眉目了?”金沙公爵摇摇头道:“早上陛下向我提及过此事,并表示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不过眼下还不清楚是谁干的。”“父亲,你认为会是谁?”金沙公爵有意无意望我一眼,喟然道:“这实在是再明白不过的事情,封疆四公中只有我支持欧特皇子,这自然会招致另外两位殿下的不满,不过要说他们敢在帝都下手杀我,却又令人难以置信。”这才是金沙公爵内心的真实想法,昨晚遇刺后他就曾经暗示过,现在话中的意思就更加明显。如果不是翡雅的关系,或许他绝对不会当着我的面将嫌疑直接指向亚丁和马斯廷。尽管说话时候,金沙公爵的面色依然平静,我却能够觉察到他潜藏在心中的愤怒和杀机。表面上平静繁荣的帝都,其实宛如一座蕴藏着灼热熔浆的火山,距离喷发的日子并不遥远了。

  原标题:今年,油市还要见证多少历史?

,,在线网投游戏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