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临湖垂钓(17/111)

皎月清风。夜色席卷我的衣襟。揽镜亭在我的脚下,远处的水镜湖沉浸在一片静谧里。看不见圣殿岛,却看见映照湖中的明月。我的思绪飞扬,恍然想起白天在皇宫中的那道背影。湖蓝色的影子,在我的眼前晃动。她就是镜月公主,号称蒙思顿的第一美女,也是圣殿得意传人。她的父亲是已经过世的哈米甘皇子,曾经是皇位最有希望的继承人。她是嘉修陛下最钟爱的孙女,也许会在某一天成为我的女人。嘉修为什么要这么做?从昨晚我觐见他一直到现在,不过两天的时间,他却一再向我示好,难道只是为了所谓的祖孙之情。我的心底泛起一阵冷笑,不会是这样。至少,他现在已经成功的激起许多人对我的嫉恨——那句假设之言我尤在耳,我绝对不信他是无心的有感而发。可是他又为什么要将镜月公主许配给我?仅仅是为了拉拢我么?又或者还有什么我未曾察觉的企图?我的脑海中一下子涌起无数的猜测,感觉到了嘉修陛下的城府和睿智。“主人,”罗伊的声音在揽镜亭外响起:“圣殿骑士团副团长区利南将军求见。”区利南将军?这是我第一次听到他的名字,而引起我兴趣的是圣殿骑士团副团长的身份。圣殿骑士团只有5000人,负责戍守皇宫,保卫皇室的安全。所有的士兵清一色由圣殿派人训练,高级的将领更是由圣殿系统出身的高手担任。他们是嘉修陛下最可信任和仰赖的力量,也是夕兰大陆最精锐的军团之一。我的嘴角不禁流露出一丝微笑——圣殿,区利南将军,没有想到真是他们先找到我的头上。但是,这么晚的工夫,区利南为什么还要来见我?或许我该见他一面,借此可以查看圣殿的底细。“让他到这里来见我。”“是,主人。”片刻后,我蓦然感受到背后一股凌厉的气势压迫而来。犹如一把出鞘的刀,锋芒毕露。区利南到了。在他距离揽镜亭大约二十步的时候,我感受到他的存在。完全是因为这道惊人的气势。如果他是我的敌人,那么他会是一个劲敌。我没有回头,双手悠闲的负在身后,让我的视线追逐在天际的风里。“修岚公爵,您好。”区利南的声音显得冷傲僵硬,隐约间我似乎预感到他的来意并不善。甚至在他的身上正散发着一股敌意和刻意埋藏的杀机。我依旧没有回头,冷冷道:“区利南将军,你找我有什么事情?”“我要你放弃镜月公主。”我的心头一动,终于明白嘉修陛下的用心。表面他慷慨的将镜月公主许配给我,实际上却将我摆到明处。众多镜月公主的仰慕者势必把我看作众矢之的,欲除之后快。轻描淡写的一手预测推荐,已经在我周围布下了无数的暗礁和敌人。可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是为了阻止我复国预测推荐,还是察觉到我的威胁?不管怎么说预测推荐,他的计谋已经取得立竿见影的效果。我冷笑道:“为什么?”“因为你不配,”区利南冷冷的回答道:“你不过是一个比亚雷尔的丧家之犬,根本就配不上镜月公主。”我的心头涌起冰冷的杀意,语气却变的更加平静:“这不是你说了就算,镜月公主许配给我是陛下的旨意。”区利南宛如呻吟的低喉道:“从她六岁开始,我们就一起在圣殿宫中修行,十三年来我们朝夕与共,我绝对不可以失去她!”我哼道:“你在我面前这样谈论镜月公主,是否算一种挑衅?”“我不明白陛下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是你必须放弃,必须向陛下退婚!”我冷冷一笑道:“你未免太心急了吧,不要忘记即使镜月公主要嫁给我也要等到我收复比亚雷尔之后。”“正因为这样我才要你立刻退婚,你若收复了比亚雷尔,公主就不得不嫁给你;你若一日不收复比亚雷尔,公主就一日不能嫁给别人!”“如果我不退婚呢?”区利南的身上突然弥漫起浓郁的杀气,一字一顿的道:“我会和你决斗,把你杀死。”我的眼中寒芒一闪,缓缓回过身,第一次面对区利南的眼睛。他大约三十岁不到的模样,容貌俊冷孤傲,眼睛里却象有一团火在燃烧。这就是圣殿的所谓高手?或许他已经达到圣骑士的境界,但是他的锋芒太露,从修为上而言还无法企及当晚侍立在嘉修陛下身后的那名无名高手。我有把握击败他,甚至杀了他,如果我的暗黑能量恢复到颠峰状态。如今即使让嘉修如愿看见我和圣殿的火并,我也要出手。他已激起了我的杀意。但是我不至于愚蠢到现在就动手,我不会给任何人留下把柄。“你要和我决斗?”我淡淡的道:“我为什么要答应?”区利南一怔,继而得意的笑道:“传闻说的果然不错,比亚雷尔的修岚王子真的是一个不敢接受挑战的懦夫。”我的心底燃烧起灼热的杀机,无论他是什么人,无论他有什么背景,仅凭刚才的一句话,就算是圣殿宫主来了也救不了他。——他侮辱的不是修岚,而是我!石屋主人曾经警告我不要和圣殿发生冲突,但我没有忘记我对他的回答。除非圣殿不招惹我,否则我一样要把它踏平!我脸上忽然出现了微笑,很单纯的微笑:“我不是怕接受挑战, 河北11选5走势图我是担心陛下不允许我们私下的决斗。万一要是你不幸死在我的手里, 河北11选5彩票网圣殿骑士团的副团长就会出缺, 河北11选5彩票平台那真是一件麻烦事情。”区利南嘿嘿一笑道:“原来是这样, 河北11选5中奖查询明天我就向陛下请旨,同意我们决斗。但愿你不要再做懦夫。”我淡淡一笑道:“夜了,回去好好计数你剩下的日子。”区利南眼里凶光一闪,哼了一声快步走出揽镜亭,消失在黑夜里。我的视线目送他消失,嘴角泛起一缕冰冷的微笑,就向是从地狱发出的呼唤。计数你的日子吧,区利南。你的死期从这一刻开始倒数,无论是谁也阻拦不了。我不担心嘉修陛下会拒绝我们的决斗——这不正是他渴望看见的事情么?借圣殿之手除去我,除去一个表面关爱有嘉的人。可惜,我不是他想象中的修岚,我不会令他失望。“主人?”希菡雅温柔委婉的声音在亭外轻轻响起,借着月色我看见她面容上的一缕隐忧。“你都听见了?”希菡雅点点头,走到我身边道:“他身为圣殿骑士团副团长,又是圣殿出身的人,主人您——”我不满的冷笑道:“你怕我被他杀死?”希菡雅摇摇头,叹息道:“不知道为什么,自从主人失忆后,我反而对主人生出无比强大的信心。我并不担心主人会输给他,只是怕因此会得罪嘉修陛下和圣殿。”我哈哈大笑起来,笑声远远飘向夜空,在天际回荡。我身手搂过希菡雅,徐徐道:“我不怕得罪任何人,任何人也休想侮辱我,否则就用他的鲜血洗清!”风吹起我的黑发,飘扬在静谧的夜色中。我的身躯伟岸屹立,目光中射出强大的信心,宛如一尊天神。希菡雅沉醉在我的怀抱里,轻声呢喃道:“主人,希菡雅永远都是您的女人。”我的心头一热,猛然将她横身抱起,低头痛吻她的樱唇。希菡雅被我逗弄的面红耳赤,细细娇喘道:“主人,您——”“我要你,”我低声道:“就在这里。”第二天午后,一辆豪华的皇家马车嘎然停在叠翠苑大门前,预测推荐迎候我到水镜湖。在水镜湖的一片小石滩旁,嘉修陛下正悠然自得的独自垂钓,身后百米开外伫立着两列金甲卫士。我拿着渔具沿着碎石铺就的小道走到嘉修陛下身旁坐下,他目不转睛的盯着湖面,淡然道:“这里的风景是湖滨最好的一处,观看平湖落日更是绝佳。”我放目望去,湖面上碧波万顷,风平浪静,金色的粼光熠熠生辉。我的胸襟为之一畅,涌起了无限豪情。嘉修陛下喃喃语道:“我最喜欢在这里钓鱼,看着湖关山色思考一些问题。你不觉得面对水镜湖,自己的胸怀也会变的广阔许多么,修岚?”我放下鱼饵,将钓钩甩入湖中,一阵涟漪荡漾。“如果可以,我更喜欢面对的是大海。”我淡淡的回答。嘉修陛下微微一笑说:“我在十年前曾经巡历南疆,在海边的行苑中小住了三天。每天早晨我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站在窗口等待日出,只有在那一刻我才感觉到自己是何等的渺小,又何等的伟大。这种奇妙的感觉,你能够了解么?”“我没有见过海。”嘉修陛下失笑道:“对了,你一直在比亚雷尔长大,那里是看不到海的。”忽然,嘉修陛下的渔标微微颤动,他微笑道:“有鱼上钩了。”他的手腕一抖一振,一条近十斤重的大鱼被轻而易举的提出湖面,颓然摔落在石滩上无望的挣扎。一名侍从急忙从远出跑来,解开鱼钩将大鱼装入篓内道:“恭喜陛下,又是一条大鱼。”嘉修陛下的脸上丝毫没有兴奋得意的神色,平静的道:“对于我来说,最期待的是鱼儿上钩的一刻,当它被钓出水面一切便失去悬念,也就毫无乐趣可言。”我不由怦然心动。是的,最值得期待的一刻永远是等待大鱼咬上诱饵的时候,只有那时候才能体会到刹那的惊心动魄和征服快感。当悬念消失,面对自己的胜利可能只剩下一阵莫名的空虚。于是,为了寻觅新的快感,不得不继续寻找悬念和挑战,生命只有如此方有意义。嘉修,竟然也体会到这样的感觉。或许,他才是我抵达蒙思顿后所遇到的最强劲的敌人。我忽然心有所感,低声问道:“是否陛下已经查出是谁要刺杀金沙公爵了?”嘉修陛下的眼睛里划过一道赞赏的神色,微笑说:“虽然没有查出是谁想杀死金沙公爵,可我已经晓得前天晚上偷偷溜出皇宫送信的人是谁。”“真有人偷出皇宫送信?”“哼,他是我平日一直十分信任的一名侍官,前天晚上却莫名其妙失踪了一阵子,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除他以外那段时间里还有四个人出过皇宫,可是嫌疑都已经排除,只剩下他了。”“知道他是给谁送的信么,陛下?”嘉修陛下冷冷道:“他自尽了,在我的侍卫找到他时,死在了自己的屋子里,用的是和那晚刺客同样的毒药。”我不禁有些失望,看来线索断了。嘉修陛下凝视湖面,语气平静的道:“即使这样,我也有办法查出幕后的那个人。否则,真会有人笑我老朽了。”这个时候,一名侍从走到嘉修陛下身旁低声耳语,却并没有躲过我敏锐的听觉。是圣殿骑士团副团长区利南求见。我的心中一阵冷笑,自然明白他要求见嘉修陛下为的是什么事情。看来,他还真有些迫不及待。嘉修陛下的眉头微微一皱,似乎是因为被人打断了难得的闲情逸致而不悦,低声道:“他来干什么?”那名侍从摇摇头道:“陛下,看他很焦急的模样,似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禀告。”嘉修陛下哼了一声,道:“让他过来吧。”我一言不发的冷眼旁观,从嘉修陛下的神情反应中隐隐感觉到他对于自己的圣殿骑士团副团长颇为冷淡。身后响起区利南的脚步声,一身白银骑士铠甲的他看上去英姿勃发,威风凛凛。“陛下!”区利南站在五步外向嘉修陛下施礼道,当他的目光扫视过我的时候,射出难以掩饰的嫉恨光芒。“说吧,你找我有什么事?”嘉修陛下头也不回的问道。“是,”区利南微微一弓身,吸了一口气道:“臣请求与修岚公爵举行一次决斗,请陛下做公证人。”嘉修陛下的脸上波澜不惊,淡淡问道:“要和比亚雷尔公爵决斗,为什么?”区利南大声道:“因为他配不上镜月公主!”嘉修陛下嘴角浮现一缕冷笑,道:“镜月公主是我亲口答应在修岚公爵复国后下嫁给他的,你这么说是在置疑我的决定?”“臣不敢,臣只是请求陛下允许与修岚公爵决斗!”“如果我不允许呢?”区利南脸色一变,迟疑片刻后终于冷然道:“陛下这么说是害怕臣在决斗中杀死您的好外孙?”我的心头一震,没有料到区利南居然敢当着嘉修陛下说出这么激进的话。他不过是一个圣殿骑士团的副团长,即便身份特殊却也无法与一国之君相提并论。果然,嘉修陛下的眼眸中闪过一丝怒色,但是很快恢复平静道:“是谁给你胆子和我这样说话?”区利南好象也意识到自己刚才过于冲动,低头恭声道:“陛下恕罪!”嘉修陛下哼了一声,目光落在我的脸上和颜悦色的问道:“修岚,区利南将军想同你决斗,你有什么意见?”我心中隐隐感觉到区利南虽然低头认错,但是心中并没有真的服气。他似乎并不十分畏惧嘉修陛下,难道是因为有圣殿在背后撑腰?但这些还不是现在需要仔细考虑的事情,我必须先借这个机会除去区利南。我的突然有一种可笑的感觉——我居然必须为一个从没有真正见到过的女人和另外一个男人决斗。而且,我还十分盼望这场决斗。不是为了镜月公主,而是我心头无法遏止的杀意。我平静的回答道:“我可以随时接受他的挑战,陛下。”嘉修陛下凝视着我,却无法从我平静的表情中察觉到什么,于是道:“修岚,我必须提醒你,如果你输了我就要取消婚约。”我的心底冷笑,事情的发展不正是嘉修所期望的么,至于婚约甚至镜月公主都不过是他手中的棋子而已。“我明白,可是我不会输。”我平静的回答。嘉修陛下微微点头,我也同样看不出在他的神情后面究竟在想什么?他徐徐说道:“区利南将军,如果修岚公爵输了,婚约自然取消。倘若是你输了呢?”区利南不屑的朝我冷笑道:“如果我输了,就甘愿让出圣殿骑士团副团长的位子!”“好,明天早会结束后,我准许你们大殿决斗,由我做公证人!”区利南难以抑制脸上的喜色,单膝跪地大声道:“谢陛下!”嘉修陛下淡然道:“你可以退下了。”“是!”区利南临走前又冷冷盯了我一眼,大步离去。“又有鱼儿上钩了,”嘉修陛下忽然轻声道,湖面上的鱼标微微颤动。“修岚,我希望明天你能赢,”嘉修陛下熟练的将一条大鱼从水面下钓起,我漠然望着那条拼命挣扎的鱼儿,不知道在嘉修陛下的心目中它究竟是我还是区利南?又或者两者都是。

原标题:Steam喜加二,特别好评!快来!

听DJ来深港Dj Www.Ik123.Com

,,安徽11选5